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妈妈走了 老师来了
妈妈走了 老师来了
十六岁的苏萍萍时值花季,那正是少年们情窦初开的美好时光。马上要过十九岁生日的她,本应该每一天过的都是诗情画意,青春飞扬,充满阳光的快乐日子。可是因为一年前母亲杨玉玲的离奇失踪事件,使苏萍萍的生活开始一落千丈,变得支离破碎起来。


  自小就没有见过父亲的苏萍萍和母亲杨玉玲一直相依为命。在苏萍萍长大以后问起过关于父亲的事情,母亲杨玉玲却只告诉苏萍萍,苏萍萍的父亲在她小时候就死了,所以苏萍萍跟随母姓。自从苏萍萍记事的时候,母亲杨玉玲在苏萍萍的眼中并不是一个好母亲。她经常因为打麻将而顾不得给苏萍萍做饭,时常喝酒喝到半夜才醉醺醺的回家,有的时候更是夜不归宿,甚至于苏萍萍偷看到过几次母亲在和不同的男人鬼混……但是现在母亲这回前所未有过的消失了这么久,而且一直杳无音讯,这让苏萍萍焦虑万分却又无可奈何。昔日母亲在家时的情景时常历历在目,苏萍萍渴望着有一天再回到从前妈妈在家的日子,再拥有那份不多温暖。而今,这些原本看似简单的愿望,对苏萍萍来说却是可望而不可即……孤独无助的苏萍萍时常觉得自己真的就像那些浮萍,毫无根基,无依无靠。


  起初苏萍萍收到母亲离开前的短信留言时,并不是很在意。母亲杨玉玲给苏萍萍的短信留言中写到:「宝贝儿姑娘,妈出门做生意,要过一阵才回来。在家照顾好自己,多吃饭,好好学习,钱放在你的书桌抽屉里。」虽然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几次,但是收到短信的苏萍萍,课间还是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却被告知电话已关机。当时苏萍萍还腹诽了几句,并未把这事放在心上,甚至于还暗暗地有些高兴,终于可以清净几天了,无人打扰,自己不但能大方的玩电脑,甚至还可以在家……肆无忌惮的自慰,苏萍萍很喜欢那种感觉,尤其当那种快感来到顶峰的时候,自己不用再偷偷压抑,这回可以尽情的呻吟出来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个月过去了,苏萍萍渐渐地觉察出不大对劲了,母亲再没来过音讯,电话又始终打不通。正在苏萍萍慌神的时候,警察的到来让苏萍萍彻底陷入了恐慌……


  警察在学校中找到了苏萍萍,说明了与苏萍萍母亲有关的来意,因为苏萍萍和母亲杨玉玲在这个小镇没有其他亲属,警察便带着苏萍萍回到了苏萍萍的家里,出示完搜查令,便搜查了苏萍萍的家里。尽管一无所获,苏萍萍在旁边还是害怕的发抖,并开始小声的抽泣着。她感觉到妈妈可能出事了,一股巨大的恐惧阴影笼罩着苏萍萍的身体,让苏萍萍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在警局录了笔录,备案后,苏萍萍就开始执着的追问起母亲杨玉玲的情况来。当得知似乎母亲与贩毒团伙有嫌疑、关联时,苏萍萍当时大脑一片空白,「贩毒」两个字宛如晴天霹雳,震得苏萍萍思绪混乱,精神恍惚。已经高中二年级的她,明白「贩毒」两个字意味着什么,那种严重的后果,让苏萍萍不敢再想下去……


  两耳再也听不进警察的叮嘱和劝说,六神无主的苏萍萍恍惚的走出警局,一边嘴里叨咕着「不可能,妈妈绝对不肯能做那些事!」一边快步往家走回去。这下突如其来的打击,让苏萍萍丝毫没有心思注意路上的一切。匆匆赶回到家里后,苏萍萍急忙洗一把脸,清醒了一下,便不顾凌乱的家里,揣好钱和手机就冲出家门,一边不停地给母亲打电话,一边发疯似的开始去母亲有可能去的地方寻找,打听母亲的下落和消息。无论是记忆中的,还是感觉上的,只要母亲有可能去的任何地方,苏萍萍一处也不愿放过。可是直到天黑,苏萍萍也毫无所获。身心疲倦的苏萍萍回到家里,一头栽在床上,头脑混乱不堪,顿时泪如泉涌,一时间感觉这个世界已经塌了………


  此后苏萍萍的生活开始逐渐混乱了,跟学校请了病假以后,苏萍萍强迫自己坚强起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天天出去寻访母亲杨玉玲的消息,张贴寻人启事,在网上发布寻亲帖子,甚至学会了喝白酒和抽烟来麻醉自己,好不再把事情往更糟糕的方面遐想。因为苏萍萍不再去学校,而高中二年级的繁忙及巨大压力使往日的「闺蜜」和同学,逐渐疏远了苏萍萍。无人可以哭诉求助的苏萍萍身心疲惫。实在累得受不了的时候,就回到家里,一个人边喝酒边流泪,挺不住了就醉倒在地上或床上,经常像一只可伶的流浪猫那样蜷缩着昏睡过去……而就在苏萍萍的生活正处于一片黑暗的时候,一个男人闯入了她颓废,阴暗的生活。


  这个男人叫做乔志刚,是苏萍萍的数学老师。很早以前,乔志刚就注意着青春靓丽,身材高挑的苏萍萍,苏萍萍的音容笑貌及日益发育成熟的曲线胴体,时常让他心神荡漾……这次因为苏萍萍这一段时间没来上课,乔志刚装作无意的打听到了苏萍萍的遭遇和住址之后,便决定去探望一下苏萍萍。这天下班后,乔志刚收拾了一下,便来到苏萍萍家门口,敲开了房门。当他看到苏萍萍给他打开门时的样子,心里着实吃了一惊。才没几天,苏萍萍往日的活泼俏丽已经消失不见了,换做的是一副邋遢、憔悴的样子,楚楚可怜,人也消瘦了很多,看的乔志刚感到一阵心痛。


  简单的寒暄后,乔志刚坐在屋里温柔的开始安慰起苏萍萍来。自从母亲出事以后,还没有人这样对苏萍萍进行开解。很快乔志刚耐心的劝说,真诚的话语,暖人肺腑的安慰,像一股清澈的甘泉滋润了苏萍萍凄苦、干涸的心田,使这段时间饱受孤苦,受人冷落的苏萍萍打开了心扉。苏萍萍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痛苦,时而放声大哭,时而抽搐滴泣,将这段时间的郁闷和孤苦痛快的发泄出来。随着情绪的彻底宣泄出来之后,苏萍萍感到阵阵袭来的倦意,在乔志刚温声细语的抚慰下,苏萍萍不知不觉中轻轻地睡着了……看着苏萍萍小猫般的蜷缩在床上沉沉的睡着了,眼角还挂着淡淡的泪痕,乔志刚感到很心疼,一股责任感油然而生。乔志刚觉得自己应该为苏萍萍做点什么……当苏萍萍在睡梦中被摇晃着醒来时,映入苏萍萍眼帘的是乔志刚黑亮有神的眼睛,带着温和的笑容,正在轻声呼唤着她。刹那间一股久违了的亲切感涌上苏萍萍的心头。


  苏萍萍慌忙的从床上坐起来,有些羞涩,低声问道:「我怎么睡着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现在十点钟了,有点晚了,我才招呼你起来的。」乔志刚略带歉意的温柔说道。


  「应该没吃饭吧?!我给你煮了一碗面,我又不会做别的,你先对付吃一点吧。」看见苏萍萍没有说话,乔志刚急忙从旁边的床柜上端起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送到苏萍萍的面前。


  苏萍萍接过面碗时,诧异的发现原本凌乱的屋子里面已经变得非常整洁,一时感到不好意思起来,心里暗想:乔老师是来看望自己的,自己睡着了不说,人家还帮着做饭,收拾屋子,这怎么好意思……「谢谢乔老师!」深深的感激和略微的羞涩让苏萍萍一时还说不出别的,只是低声道谢。


  「饿坏了吧?!快点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乔志刚略微一笑,摇头示意苏萍萍不用客气,只是敦促她赶紧把面吃掉。


  虽然只是一碗普通的汤面,却让苏萍萍开始有些哽咽,感觉出这碗面里的浓浓情意,饿极了的苏萍萍眼里蕴含着泪水大口大口吃掉了这碗面条,一抹温情悄悄地爬上了苏萍萍的心头,这久违了的关怀此刻让苏萍萍异常的感动,心情也为之好了许多。乔志刚在叮嘱苏萍萍一番,并留下了电话和微信号之后,就离开了。苏萍萍站在窗户边看着楼下渐渐远去的乔志刚,忽然有了一股想大声的招呼他回来的冲动……而少女的矜持和两人有些复杂的关系,让苏萍萍把这股念头缓缓的压制下来。踌躇间,苏萍萍紧了紧握在手里的手机,打开了微信,把乔志刚留下的微信号码加了上去,很快那边有了回应,苏萍萍打开了私聊:


  彩杏(苏萍萍):谢谢你……


  枫林晚(乔志刚):不客气,你好些了吗?


  彩杏:好多了,很久没吃这么饱了。


  枫林晚:那就好,这个微信名字是你自己起的吗?


  彩杏:很土气是吗?这是我的小名……我妈起的。


  枫林晚:不会啊,彩杏,彩杏,彩色的杏花,红时娇艳,白时纯洁,人如其名,很美………


  …………


  那一晚两个人聊了很久,乔志刚温和的语气,充满情趣的词语间又不时的夹含着幽默,让苏萍萍感到甜蜜和温暖。乔志刚温文儒雅,对她关怀备至的形象深深印刻在苏萍萍的脑海里,一股情丝在苏萍萍的心里开始萌芽,滋长。很快苏萍萍就听从乔志刚的劝导,又回到了学校上学,并且加入了乔志刚在自己家里办的数学补习班。而乔志刚也苏萍萍张贴寻亲启事,打听有关苏萍萍母亲杨玉玲的消息。晚上不管多晚也陪着苏萍萍在微信私聊中畅谈着……随着两人不断的交往接触,相互之间的了解更加深刻,乔志刚与苏萍萍的感情也随之日益升温,浓浓的情意弥漫在两个人之间,再也化不开来。


  苏萍萍在乔志刚的安慰关怀下,暂时摆脱了母亲失踪事件的阴影,慢慢的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每当上数学课的时候,苏萍萍就感到非常愉悦和欣喜,甚至看到课程表上写的「数学课」三个字的时候,都会感到心跳加速。乔志刚在上课的时候,苏萍萍时常望着他呆呆的出神,仿佛是在看着情人在自己面前浑洒自如的表演着,水汪的眼神里总是满是浓情暖意。而乔志刚时而看向她的火辣眼神,也让苏萍萍感到心跳加速,面色潮红。苏萍萍知道自己恋爱了,心已经飞到了乔志刚那里………而乔志刚早已在苏萍萍的眼神中读懂了苏萍萍对她的情意,也同样经常眼神热切的看着苏萍萍,那日渐恢复神采的俏脸,饱满坚挺的胸部,修长结实的大腿及发育成型的翘臀,时常让乔志刚的心思异常冲动,躁热难安。


  学校暑假开始了,苏萍萍依旧每天去乔志刚家里补习班补课。两个人日益加深的感情像一个不断注水的浴缸,逐渐被灌满,而水满了,则会毫不犹豫的溢出来……这日,在乔志刚家里上完补习课后,苏萍萍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收拾好书包就离开,依旧主动留下来帮乔志刚打扫这简单的教室。35岁的乔志刚依旧单身在间房里独住,一间改为补习教室,一间是他的卧室。自从苏萍萍加入这补习班,乔志刚就没有收过苏萍萍补习的费用,反倒在生活上时常资助苏萍萍,苏萍萍推脱不过,在满怀感激的收下乔志刚这份情意的同时,也懂事的在补习过后主动留下收拾卫生,力所能及的报答着乔志刚的这份情谊。


  乔志刚在简单的擦拭过小黑板后,转身看到屋里面只剩下苏萍萍一个人,而苏萍萍正弯腰卖力的擦拭着地板,那单薄的裤子紧绷着苏萍萍丰满的翘臀,勾勒出性感迷人的曲线,让乔志刚心头一热,再也控制不住,不由自主的快步走到苏萍萍身旁,一把抱住了苏萍萍,扳过苏萍萍的身体,低头吻住了苏萍萍的双唇。突如其来的拥吻,让苏萍萍一时不知所措,本能的想推开乔志刚,可当左手推在乔志刚宽厚雄壮的胸膛时,那股男人独特的汗息味道和指尖传来的阵阵火热,让苏萍萍心神一荡,这一幕不正是自己深藏在心里,盼望已久而又幻想了无数次的情景吗?苏萍萍感觉自己的心瞬间融化了,一时情迷意乱,左手从推开的样子又变成了轻搭在乔志刚的胸前,笨拙的回应着伸进自己嘴里的那条火热湿润的舌头,右手的拖把却悄然滑落在地上……


  此时欲火高涨的乔志刚,不顾一切的拉着苏萍萍进到了自己的卧室,拥吻着苏萍萍来到床旁,火热的双唇不断亲吻着苏萍萍的脸庞,耳垂,颈间,呢喃着说着绵绵的情话。乔志刚一边用手滑进苏萍萍的衣服里,上下游走抚摸着少女光滑细腻的皮肤,一边将轻微挣扎着苏萍萍推倒在床上,脱光了苏萍萍的衣物。赤裸裸的苏萍萍躺在床上,羞涩的闭上了双眼,感觉到乔志刚急促的喘着粗气,在自己身上不断地亲吻着自己的脖子、乳房、小腹、大腿间……随着乔志刚不断地亲吻和抚摸,苏萍萍紧绷僵硬的身体缓缓松软下来,情不自禁的娇喘着,双腿之间的阴户变得湿润,滑腻。


  看此情景,乔志刚急促的脱光自己的衣物,压在了苏萍萍的同样赤裸的娇躯上,只手扶着早已怒挺坚硬的阴茎在抹蹭了几下那湿热娇嫩的肉缝后,便缓缓将阴茎顶入了苏萍萍的身体里面……感觉到自己泥泞不堪的下体正在被乔志刚用那粗大火热的阴茎侵犯着,未经人事的苏萍萍感到阴户被塞得充实胀热,接着一股撕裂般的疼痛感从自己的下体传来,苏萍萍再次紧张的身体僵硬,瑟瑟颤栗,感觉自己透不过气来。苏萍萍知道自己正在跟乔志刚做爱。已对性爱有所了解的她,曾经遐想过无数次这种情景,而现在忽然真实的在经历发生着,而且是跟自己所爱慕的男人进行性爱,苏萍萍在撕痛中却感觉到一丝喜悦,忍受着下体的胀痛酸麻,苏萍萍双手紧紧的搂住了在她身上努力耕耘的乔志刚,不顾眼角留下的泪水,娇喘呻吟着,伴随乔志刚的挺动抽插,一起抵死缠绵起来。一时间,卧室里旖旎风光,春色盎然………


  自从两个人打破相互之间那片隔膜,有了肌肤之亲之后,乔志刚和苏萍萍两个人更加亲密无间。碍于两个人年龄和身份的差异,苏萍萍怕给乔志刚工作带来麻烦,乔志刚又怕影响苏萍萍的声誉,所以两个人从不光明正大的牵手出门,只是在乔志刚的家里亲热缠绵,似乎是受到了禁忌的刺激影响和新婚燕尔般的新鲜感受,只要房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乔志刚和苏萍萍就会情不自禁的相互拥抱,亲吻,然后尽情的疯狂做爱……乔志刚如视珍宝般的迷恋着苏萍萍青春性感的肉体,贪婪的向苏萍萍不停的索取着,苏萍萍也为乔志刚痴迷自己的肉体感到兴奋和骄傲,在乔志刚的指导调教下,不顾身体酸软肿胀,变着花样配合、服侍着乔志刚与自己做爱,同时自己亦从中体会到了性爱带来的欢愉。


  此时苏萍萍的内心世界只有乔志刚一个人,他成了苏萍萍的支柱,苏萍萍甚至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全部。苏萍萍不再愿意回到自己那个让她伤感的家里,感觉有乔志刚在的地方,那才是她的家………苏萍萍有时不再去那个屋里补习,而是把自己锁在乔志刚的卧室里,观摩乔志刚电脑里的「A」片,学习模仿着跟乔志刚做爱的技巧,然后小媳妇般的脱光上床等待着乔志刚在給学生补完课以后,回来跟自己激情缠绵。在乔志刚家里的许多角落,包括卧室、厨房、卫生间、桌子上、椅子上、甚至在乔志刚的补习教室里,都留下两人恩爱的影子与体液。


【完】